夜雨神烦

太太画的好好看啊!

dhydxghk:

泉真 注意 

中了濑名泉的毒……

【ES(偶像梦幻祭)/泉真】途欢

好喜欢!

白木:

·喜闻乐见的当众告白梗


·一切人物和故事属于ES官方及日日日老师,一切OOC属于我。


警告:小学生文笔注意!自娱自乐注意!傻白甜注意!


 


途欢


01


“最喜欢游君了。”


熟悉的脸庞猛地凑近,近得能从那双睁得大大的眼睛里看到自己震惊的倒影。濑名泉一手撑着病床慢慢俯下身来,却没有像以往那样禁锢游木的行动,只是笑着摸了摸那张精致的脸,固执而专注地凝视着他。


“……不会再干涉你不希望我插足的事,也不要求游君回应我同样的感情。”


“让我来照顾你,好不好?”


 


游木醒来的时候,天光已经大亮了。


迷迷糊糊地伸手拍灭了尖声作响的闹钟,游木面无表情地瞪着天花板,足足一分钟之后才移开了目光,轻轻叹了口气。


“游君?醒了?”


濑名推开房门走了进来,随手解下围裙扔到椅背上,坐到了床边。游木还没来得反应,唇上就被印上了一个温暖的吻。


“泉、泉さん……”


纵使过了多年,游木也依然不太能适应那人侵略性极强的热情。身体倒是接收到熟悉的信号,条件反射地放松下来,唇齿分离的时候还下意识地在濑名手臂上蹭了蹭。


濑名扑哧一笑:“游君真是可爱啊,眼睛已经够好看了,嘴唇被吻得红红的也很艳丽,我都忍不住……”


“泉さん!闭嘴啦!”


敏捷地跳下床躲过迎面袭来的枕头,濑名笑眯眯地说道:“游君快起来啦,早餐已经差不多了——诶,还是说要我抱你起来?好久没有替你穿衣服了呢……


“泉さん!——出去!”


 


    早餐是刚出炉的烤吐司、煎得两面焦香的火腿和鸡蛋、热牛奶以及新鲜的蔬果沙拉,满满当当摆了一大桌,只看一眼就让人食指大动。穿戴整齐的游木拉开餐桌前的椅子坐下,端着牛奶杯的濑名随手往他嘴里塞了片切得薄薄的火腿,游木习惯性地张嘴叼了过去,换来银灰发色的男人满意的微笑。


“游君今天有工作吧?”


“唔?”游木咽下嘴里的食物,“嗯,下午要去做电台节目的嘉宾,是衣更君主持的呢,要早些过去准备才行。”


濑名不置可否地颔首:“我送你?楼下那辆SUV没有曝光过,稍微装扮一下媒体应该也不会发现。”


“不用啦,这边也不远,我自己开车去就行。泉さん在家好好休息,三个月的拍摄很辛苦吧,本来也没什么银幕经验……”


“没什么我办不到的事。”濑名挑眉,又勾起唇角笑了:“不过,难得游君关心我,哥哥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
游木横他一眼,站起来收拾餐盘,状似无意地问道:“说起来,过几天就是泉さん的生日了……有什么想要的吗?”


濑名不假思索:“你。”


游木:“……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而且,本来就是你的……”


“本来就什么?”濑名一脸茫然。


“泉さん!”


“嗯?”濑名依旧很茫然的样子,“游君不说清楚,我可不知道啊。”


游木瞪了濑名几眼,转身进了厨房:“那我就看着买了。”


“游君不上钩呢。”濑名笑着跟上去,“我来收拾吧,游君那么漂亮的手被洗洁精伤害了怎么办呢。”


 


02


作为新锐少年组合的TrickStar,是知名的偶像学园梦之咲引以为傲的又一知名组合,在出道之初就积攒了相当可观的人气,几乎可与传统豪强UNDEAD、Knights等分庭抗礼。而当少年成长为青年,成员各自的专长方向愈加清晰,TrickStar的人气也趋于稳定之时,他们在组合成立十周年的纪念LIVE上宣布了单飞不解散的决定。


“我和我的同伴将去往各自的人生之路,会各自拥有各自的精彩。但是,TrickStar不会消失。它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于我们和爱着我们的大家心中,守望着我们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”


衣更真绪吐字清晰地复述着当年LIVE上冰鹰北斗说过的话,迎上来给了游木一个大大的拥抱:“好久不见,阿木。”


游木紧紧地回抱,笑道:“一见面就这么煽情,衣更君今天要做回忆专题吗?”


衣更闻言也笑了,他退后一步端详片刻:“嗯,没瘦,气色也很好,还会开玩笑——看来他把你照顾得不错。”


“衣更君!”游木万万没想到老实的老好人也会拿自己开玩笑。


“嘿嘿,玩笑玩笑,不要介意。”


两人在休息室里聊了几句闲话,就转移到了演播室做节目的准备。衣更单飞之后主要在歌手方向发展,前些日子受邀在电台主持一档名为MAO TALKING的谈话节目,制作方本来只想借衣更的名气有个噱头,主题上也没做限制任他发挥。谁知节目效果意外火爆,衣更亲切自然又不失风趣的风格深受男女老少各色人群喜爱,一来二去倒成了他半个主业。


“听众朋友们大家好,欢迎收听今天的MAO TALKING,我是衣更真绪。关注过预告的朋友想必已经知道,今天我们请来了一位神秘嘉宾。那么这位嘉宾是谁呢?来给大家打个招呼吧。”


“大家好,我是游木真。”


 


濑名姿态闲适地靠在沙发上,听着手机里的电台直播。听惯了的清亮音色经过电波的加工,略微低沉了些许,在濑名听来就是越发性感——他眯着眼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
节目已经进行到了后半部分,此时是在即时阅读听众来信和回答问题。在砸向游木的邮件当中,一半以上都提到了感情问题。


“游木君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?”


“唔,我个人不是很会和异性相处,所以如果是开朗一些的女孩子会比较不那么担心呢。”


啊,好不爽。


“游木君觉得渡边春纪小姐怎么样?我超喜欢你们共演的那部电视剧!”


“谢谢支持。渡边小姐是非常厉害的演员前辈,我很尊敬她。”


即使是工作,也好不爽。


“游木君会考虑和粉丝在一起吗?”


“这个,我觉得和公众人物谈恋爱会比较辛苦呢……”


啊啊……受不了了,那群花痴女人。游君是我的!


濑名抓住手机,想着关掉那个该死的节目算了。指纹解锁的时候衣更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嗯,时间也差不多了,那我们来看最后一个问题,会是什么样的题目呢?”


“游木君有喜欢的人吗?”


解锁的手指微微一滞,还没来得及动作,游木温和的声音就流淌出来。


“有。”


世界短暂地陷入了缄默,似乎所有人都被卷入了震惊的漩涡。


“我和我喜欢的人,认识很久了。”


衣更笑着做了个鼓励的手势,游木感激地望他一眼,轻轻咳了一声。


“最初认识他的时候,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,他的关心和照顾支撑我度过那段时光。后来,我们也曾发生过很多误会和冲突,我那时很固执,他也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。兜兜转转很久之后,才逐渐成长,为彼此敞开心扉,也开始学会包容和理解对方。”


“生活中,他付出的永远比我多,甚至不要求我做出同等的回应。但是,那不公平。作为组合的一员,我需要隐藏自己的感情状态,为此他牺牲了许多,甚至不能堂堂正正地在最好的位置看我的表演。而如今,我是独立的个人偶像,我有责任保证我恋人的所有权利。”


在心里编辑涂改了无数次的腹稿,说到这里终于卡了壳。游木沉默片刻,熟悉他的人知道,他在竭力稳住自己的声音。


“虽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些不好意思……但是,泉さん,我爱你。生日快乐。”


 


好不容易挂掉了情绪亢奋到不能自已的明星来电,游木揉了揉耳朵,松了口气。


“喝水。”衣更推过一杯温水。


“谢谢。”游木捧着杯子,和衣更一起坐在休息室里面面相觑。玻璃门外一片兵荒马乱,各种人的吼叫声交汇在一起,衬得暴风雨的中心更加安静得反常。


游木探头张望了半天,担心道:“电台这边真的没事吗?”


“没事没事。”衣更低着头刷手机,“新闻太震撼有些措手不及罢了。你又不是他们旗下的偶像,带来的流量和关注度远远大于你制造的麻烦。你看,推特上都是出钱让你们快点结婚和终于公开了老泪纵横的。”


游木知道这事不如衣更说的那样轻松简单,正要开口,衣更抢道:“阿木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习惯把过错背到自己身上了——这件事交给我,保证没有问题。你惹的麻烦比起凛月那家伙算是最初级的啦。”


楼下忽然传来一阵盖过一阵的喧闹。衣更凑到窗边轻轻挑起一角窗帘,倒吸一口气:“主角来了——哇,派头真大。”


 


濑名泉是开着他那台全娱乐圈都认识、银灰色的豪华跑车来的。


“濑名君来了!”


不知是谁吼了一嗓子,在电台大楼下围追堵截的各路媒体整齐地调了个头,长枪短炮齐齐对准那辆气势汹汹甩尾刹车的超跑。然后车门开启,一双踩着小牛皮靴的修长双腿落到地上,濑名神色淡漠地拨了拨风衣领口并不存在的灰尘,如同任何一次普通的杂志摄影一样,一举一动都优雅如画。


游木出现在大楼门口的时候,人头攒动的场地下意识地为濑名让出了一条道路。


饶是早已习惯了大场面,恢复往常的游木还是有点害怕,几乎是被衣更一步步推下楼的。他设想过很多不同样子的濑名,但是当那个人本来很有气势的表情立刻化成温柔的笑容,飞也似地上前将他紧紧扣进怀里时,游木情不自禁地逸出一声带笑的叹息。


“我来接你了,ゆうくん。”


“谢谢你,泉哥哥。”


那一刻镁光灯齐亮,宛如舞台中央永不熄灭的追光。


 


——我爱你,如你一般。


END



因为1827和土银,现在还是深爱着